您当前的位置 : 多彩贵州网 > 贵州大交通 > 交通新闻

【改革开放40周年·交通巨变】古城石阡:进村感受乡愁 抬脚迎接远方

2018/08/01作者:文叶来源:多彩贵州网

  四十载流金岁月,四十载沧桑巨变。40年前,短途出行骑上一辆“永久”牌自行车绝对让人刮目相看,如今,开着私家车跑遍大江南北也已不是什么稀罕事。为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,全面展示全省交通发展取得的辉煌成就、丰硕成果和喜人成绩,多彩贵州网开辟“改革开放四十周年·交通巨变”专栏,寻访交通人亲历的故事、倾听普通群众出行的感受,感悟交通发展带来的巨变。

  多彩贵州网讯(本网记者 文叶)古城石阡,历史可追溯至秦始皇时期,文化渊源流长。

  40年前,石阡一如远古,大山阻隔、交通不便,藏在深山人未识。

  40年后,思剑高速公路纵贯县境南北、江瓮高速公路横穿县境东西,石阡成为远近闻名的旅游名城。

  40年里,石阡县交通发展日新月异,道路从坑洼不平的泥泞变成交通大动脉,乡间小路从只能容人行走通过的泥巴路,变成了宽敞整洁的水泥路,出门脚不泥。

  探寻时代发展的脚步,作为贵州启动县县通高速的起始地,石阡县从不通高速到至今4条高速过境,高速路里程达109.4公里,德江途经石阡至余庆高速正在建设,建成后,全县19个乡镇均可实现半小时上高速。

  作为长期工作于交通一线的交通人,带来的触动可谓巨大。

平坦整洁的高速路面(石阡县交通运输局提供)

  样本:

  飞鸟不通到四通八达

  秦智凡,石阡县交通运输局副局长,从一名农村子弟到赴省城贵阳求学,成为一名长期耕作在交通一线的交通人,他亲历了石阡交通发展带来的巨变。

  90年代初,怀揣梦想,秦智凡考取了贵阳交通学校,从此与交通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  “我们比父辈幸运,上学时候已经都能坐车了,可这车跟如今也是大不相同。以前拖拉机进县城是少数读书人才坐的奢侈事,去省城只有两条泥土路面的省道,班车一天一班,前一天傍晚出发,第二天的早上才能到达,村寨里的老人一辈子也没去省城的不知凡几。”秦智凡说。

  出行的艰辛,让他愈发坚定了回乡奋战在交通一线的决心。

  1999年,秦智凡如愿分配到了老家交通系统工作。

  交通测绘上山下乡。

  “到乡镇就像外地出差,个把星期也不见得能回来一次。”

  秦智凡记得,曾经交通局第一次获批了100多万的建设项目,整个局里的工作人员都围着一个项目转。

  “交通不便,费时费工,所以大家点着蜡烛也要干,就是希望能够改善这种情况。”

  历经西部大开发、交通大会战、县县通高速等战略机遇,石阡县交通发展翻开了崭新的一页。

  思剑高速和江翁高速两条高速交汇穿城而过,石阡到贵阳由原来的6个半小时缩短至2个半小时,石阡到铜仁由原来的4个小时缩短至一个半小时,极大改善了石阡的交通区位优势,实现了多少年以来石阡群众的期盼和愿望。

  交通发展了,石阡温泉旅游活了,每日里寻访而来的游客络绎不绝。

  2018年清明节假期,石阡县累计旅游接待304035人次,收入2.4322亿元。

中坝快速旅游通道一角(石阡县交通运输局提供)

  “现在游客多了,本地人想泡温泉都要提前排队了,农家乐和农家旅舍更是游客爆满,特别是寒暑假这段时间。”站在领导层的角度,作为一名石阡人,秦智凡对交通对于全县旅游产业发展带来的利好了然于心。

  “最近几年,全县仅交通方面的投入就占了全县全年投入计划的近三分之一,力度之大前所未有,发展之快历史未见。”

  交通发展变化之大,数字是最好的证明:

  截至2017年底,石阡县全县公路总里程达3663.58公里,其中高速公路109.4公里,建设里程居铜仁市第一位。

  省道里程142.3公里,县道620.68公里,乡道886公里,村道1331.91公里,通组公路370.4公里。

  “‘十三五’的五年,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时期,到2020年,石阡县将基本形成“三高两铁一机场,两国三省两码头”的大交通格局。”秦智凡说。

  据介绍,下步,石阡还将继续加大机场、高铁、高速公路项目的争取力度,力争贵阳至涪陵至柳州铁路过境石阡并设站,贵阳至郑州铁路过境石阡并设站,快速推进湄潭经石阡高速公路,石阡至大龙高速,花桥镇北坪村泉都旅游支线机场建设,让石阡赶上融入全国、全省的交通纵横骨架,赶上交通发展的大时代。

  石阡交通大事记

  2006年12月20日,石阡至江口二级路开,石阡交通发展史掀开了崭新的一页。

  2010年8月—2013年11月30日思剑高速建成竣工通车,结束了石阡不通高速公路的历史。2015年12月31日,江口经石阡至瓮安高速公路铜仁段建成通车,石阡交通条件进一步改善。

  2016年获评全省“四好农村公路”示范县。

  2017年12月,建成370.4公里通组公路。

  2017年建成全省最大的县级一级综合客运站,18个乡镇客运站,58个招呼站,营运客车244辆,实现了县有总站、乡有分站、村有招呼站。

  记者手记:

  “时空转移”家和远方都在我们脚下

  交通制约是地方经济发展的最大阻碍。

  我们的祖辈曾因为交通落后,一辈子没有到过省城。走亲访友、油盐采买都是靠着双腿丈量。

  身为一名90后农村青年,我的经历是幸福的。

  早早去世的爷爷没有看到过电灯,更没有见识过柏油路。

  而我年少时就已经能够家门口就近入学,少年时坐着班车到县城上初中、高中,短短十几年的见识是老一辈人见所未见。

  渐渐长大,通村路修成了柏油路,不再满足与弯曲盘旋的盘山公路,高速公路走进了我们的生活,拉近了空间距离。

  终于,乘坐绿皮火车踏上了离家最远的路途,开始了大学时代,脚步越走越快,家乡越来越远。

  如今,一脚踏上风驰电掣的高铁动车,一手握着联通全省各地的交通网络移动端,我们学会了武林绝技“时空转移”,家从梦里的远方变得咫尺之间,交通改变了我们这一辈人的生活方式。

  交通提速,家乡面貌日新月异,满载童年回忆的乡间小道也成了水泥路,骑着自行车在乡间的路上放飞,家和远方都在我们脚下。 (作者 文叶 编审 倪淑琴 来源:多彩贵州网)


编辑:张黎露主编:张黎露

相关阅读